© 哑城|Powered by LOFTER
程序员能写诗么?

更进一步地,你体内撞钟的声音
依次熄灭——从腿脚到眼睛
继而,霜雪得以降落
由双膝,至双鬓

你爱过的那些姑娘呢
她们逐渐摆脱引力
被月色牵引
时而欢快,时而恍惚

然而这一切都在离你而去
一切都在胸口寂静地敞着
也许在等待
也许在衰老

然而“老”是什么呢?
是刀或者钩子
是秋风不再奔走的病态
也是你,也是我

也是流水,在黑夜
把我们的身子,洒向荒野
让你一遍遍清理自己
直到,打磨成,另一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