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哑城|Powered by LOFTER
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

 ——致丁

你可以遮掩,也可以

向着黑夜敞开一堵空墙

并在多余的那一点黑里

敞开满眼孤独

或者生长在兰州的一些绝望

 

你说,你已经忘记了很多河流

初中的某些,高中的某些

大一大二和大三甚至昨天的某些

它们如何带着部分黄昏与黎明

流出你的身体

 

我想,你多像一匹马

站在兰州最空旷的时间里

安静在身边密密麻麻

只有一种树会陪你坐下

从疾病聊到孤独

 

我同你聊到这里

没有任何一种风吹进寝室里来

我认真的看了一下窗外

济南的月亮

终于是被车灯消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