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哑城|Powered by LOFTER
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

我们坐着喝酒,站起来吹牛逼

我们把嗓子伸到十八楼

并因此失去胡须


我们撒野,我们伤心

故乡病成一条老狗

再也吠不出黑色的声音


冬季旷日持久,并且

追击盲目的路人

我们相互嘲笑,我们各自沉沦


五条肋骨无处搁置

我们原谅,我们喊疼

我们敞开秘密,等待神明

  1. 走在浅谈的路哑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