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哑城|Powered by LOFTER
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

鸡叫三声,放任自流的血液

逐渐朝着一个方向:九月

秋日最初的判词照亮

你警醒的额头,西风一吹

整个城市都跟着你的肺,凉了

 

凉了,凉了。黎明再也喊不出声

攥紧自己整副骨架,嗓音

像正在诵经的凶手,也像一只

从未在世间飞过的翅膀

穿在你身上的皮毛为何如此荒凉

 

此时,我们有必要

在各自的身子上慢慢坐下

时间在我们的内部增长

哭在我们的外部

像远离自己一样远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