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哑城|Powered by LOFTER
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

“成熟杀我,拒绝杀我

美梦杀我

孤独杀我”


既然,窗口未曾

从你的秘密里,流出

一丝微光。我所把握的

井,忘记掩埋


可那明明是,大雪

被煤渣推翻之后

我用以防身的些许温度

那明明是。


是在某次哮喘的深处

长久旷工的母亲

积攒起审问的绳索

悄悄将我悬挂

  1. 枫郸哑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