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哑城|Powered by LOFTER
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

午夜,象蹄踩踏的城市
逐渐宽恕了,蚂蚁
端着自己和同类的脑袋
行走。秋天深入敌腹

午夜,有人无辜地醒来
有人残忍地睡去
一个名字如何活着
丢弃“活着”的意识。然后死去

午夜,所有亲近刀的脖子
都应该悬挂在故乡的柳树上
血液被嗅出含毒的少女
除了洞穴,你无处可去

  1. 伤心法西斯哑城 转载了此文字
    无意识写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