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哑城|Powered by LOFTER
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

                      ——一种争论
天黑了,你走过的路
都反过来
把你疲惫的身子
又走了一遍

天黑了,所有伤口
依次飞过,血液
黑色是另一种秩序
刮破城市的喉咙

所有趋向于灯下的都是演技派
趋向于阴影的都是阴谋家
趋向于睡梦的都是平庸者
而诗人,你们诗人

诗人趋向于这一切的背景
——十万茫茫黑夜
趋向于在灯和欲望之间
构筑寂静,构筑绝望和寂静

替我们喊疼的每一张嘴里
灌满黑色的风声
孤独,忧郁,晦暗
每一声呐喊都是一次死亡


PS:
写东西总是找不到落脚点
我也搞不懂
“诗人,应该为世界喊疼
还是为世界舒服地呻吟”

  1. 雪候鸟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2. 红泥老火炉哑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边城诗社
  3. Stroll Sir哑城 转载了此文字
  4. 照水哑城 转载了此文字
    无论是喊疼还是呻吟,都脱不出时代影子,时间一样会他们他们打回原形。
  5. 高伟春哑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