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哑城|Powered by LOFTER
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

张三坐在河沿上,身体被秋风不停摇着
像老家一脸倦容的枣树,在清晨穿上
一条阳光,香烟从肺里躲过多余的呼吸
除了满身烟尘别过去的脸颊,你,张三
夕阳对面的你,张三,还看到了些什么

鱼坐在水里,一条鱼本身就是自己的牢笼
在自己的水里沐浴更衣,并且不必担心
来自更深更匆忙的河水里,某些死鱼的
窥视。而跌落进这河水的夕阳,毫无恶意
河水以外的夕阳,他们本身就是他们的自由

张三,十五岁时,觉得自己就是那一条
那一条躺在砧板上,而不是在自己的河里
仿佛所有绝望都从腮里长出来,堵住呼吸
父亲叼着烟卷,刀逆着身体把全部鳞片拨掉
张三觉得鳞片好像是从自己的体内被拔掉

鱼不自由,因为它自己并不觉得游动是自由
也不觉得,一天到晚可以一丝不挂是自由
岸上的人也许自由,口是心非也许是一种自由
夕阳照到苞米地里比照在水里,更加轻巧
岸上的人继续抽烟,无事生非也许是一种自由

张三把脚伸进水里,仿佛双脚就成了两尾鱼
仿佛就已经跟着水走过了一万条河,仿佛
全世界的自由都堆到了自己的嗓子里,腮里
肺泡里,鳞片里,每一个自由都是一对鳍
都是一百次的呐喊,都是一千次的死去又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