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哑城|Powered by LOFTER
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

去吧,把火晾在石头上
把北方的一棵枯草
戴成头盔,把所有结束的病痛
通通经历一遍

走吧,离开爆炸现场
拄着流水的拐杖,去油灯下
去黄昏里,看看独自缝补的母亲
故乡再破下去,她就补不动了

夹紧尾巴,追那一万朵蜜呀!
或者取出身体里的破罐子
就这么破摔了吧,你看——
追上多少蜜,就丢掉多少血啊

大火三天三夜啊
大雨烧进肺里啦
你听那黑火药的合唱
你听那绝命的呼吸

来!把马皮留在火里
留在火里,冻疮深处
窗外,就是骨头的雪
就是死的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