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哑城|Powered by LOFTER
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

           ——致骂战

一切光线走投无路的黎明

花的内部,黑色像血一样流淌

一切客观被淹没的黎明

故乡的仇人寄来妹妹的哭声

 

那时,她的头颅里正经历一场暴雨

无人可爱,也无人可以追忆

暴雨慢慢将故事侵蚀

而我一边算计,一边边沉入水底

 

无人可爱,也无人可以追忆

我们藏在巨大的墙壁之间

在石灰和铁里,刮着各自的骨头

一天天忍住痛的秘密

 

七月的广场上,与树并排站立的黄昏

偷喝太多的毒酒,而人世上的我们

更毒,也更偏向于倾轧

毕竟——

 

黑夜在黄昏之前就已经降临

毕竟——

所有虚假的黄昏再也掩饰不了

我们脚底死灰的扬起

  1. 提不动行李哑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