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哑城|Powered by LOFTER
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

时间可以挣脱海水

停留在手指和眼皮的下面

我偶尔挣脱你

偶尔被灯光撞击


楼上的灯光,一盏是一盏

他们在我的眼里掺杂

渐渐不分彼此

渐渐同样明亮


而你正从一颗水里

窃取什么

或者是水从你的眼里流失

或是,爱的消亡


我住在宿舍,在大学时候宿舍的对面

每天都觉得住在一段旧时光的对面

那时在五楼,现在在七楼

我们再也下不去了


我们再也不能相互拒绝

不能在疲惫里攥紧内部的石头啦

有时我长吁短叹

并不是因为悲伤,而是因为疼痛


而有时你懒散,像我一样

把胃和手指,都放在身体的外面

而有时你歇斯底里

让沉默代替咒骂,在我心里行凶


那时候他也许还在跟另一个姑娘

许这样那样的愿望

现在所有星星都一样地闪

像他们一直以来的样子


而我并不像从前

我的那些贫穷和孤独

总是被一再扩建

仿佛整个我都在被他们扩建


仿佛一群秋天的黄昏飞进眼里

仿佛整个草原的马蹄声

都搁在我的脚下

仿佛整个你,都望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