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哑城|Powered by LOFTER
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

停诗房:

鱼刺成为故乡,你黑夜的朝向

双眼迷失(不是一切,不是一切)

反复,从水里回到水里,距离覆盖距离

远处母亲的双手又聋又哑。并且流血

(渴望撞钟的儿子走进庙宇

过完半生。母亲爬完一辈子)

渴望撞钟的儿子,埋下母亲

当杨柳长成杨柳

归于大野,归于大野之坟

 

风吹太阳,风吹遗失农民的村落

(无眠的枪口指出,逃离者

奔赴更深的晦暗)

而陷阱却亮着(如同金色的眼睛

又如同偏向午夜的收容所)

城市,以“流”自我拆解

直至,杨柳长成玻璃

杨柳长成玻璃上跌落的尘土

 

渴望撞钟的儿子,服下规律

弯下腰身(事实中,规律属于统治者的言语

而腰身是鱼在水里,刺在肉中的言语——)

你要停下,并回归土

回归大野,回归命中之坟

 

PS:你们看这风格像谁?

  1. 森林哑城 转载了此文字
  2. 哑城停诗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