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哑城|Powered by LOFTER
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

从水里回来

脑袋里,一种疼痛

高过身体:

 

济南的每一场雨

怎样冰冷的

即使在这夏天

经过我的无数昨日

 

就像这个城市的每一场欲望

怎样吵醒我

满身的灰尘,并拷问所有

忙着开始忙着结束忙着接受忙着悲哀的

 

忙着所有不重要的

鱼,怎样窒息

在我深陷大水的时刻

悖论长满每一个腮

 

从雨里回来

一条刺

怎样逃离我的身体

回到水里

 

  1. 晴耕雨读哑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