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哑城|Powered by LOFTER
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

突然发现

三月已经是我最后一杯酒

他褶皱,臣服于月光

和往事:


我曾坐在宿舍门前

听见一整座天空

长满风的嗓子

我听见身体里的麦田

像一首有呼吸的歌

打开,又合上


我曾坐在自习室

想起春天从我的眼睛里

摘走的一树枯萎

令人感激

想起信纸上某个孤零零的名字

名字之后,没有下文


我曾坐在楼顶

目睹一串串故事

锈成一个个名词

即使我伸出再多的手

也触不到那天的月亮

和你的呼吸


我坐在这里

被全世界的海水淹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