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哑城|Powered by LOFTER
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

每一次,黑夜在你的眼前睡去

春天的流水声,便从你的血液里

睁开眼睛,此时我听见海

在我眼前击鼓撞钟

 

提醒桃花在春天一遍遍打开自己

就像北风一遍遍在午夜的街头

朗诵冬日的苦酒

——绑架了双腿和舌头的苦酒

 

我看见北方抱着酒桶坐在你的城市

而你坐在自己的牢里

透过别人的眼睛向外望去:

在春天的人世间,我多么自由

 

可是你看,在北方

一切的河流都必须

用自己结冰的血

来埋葬自己

 

今夜,你不敢在木头的心中

点一把火,也不敢

再次叫醒体内的河流

向海流去

 

你只有木然坐在北方

抱着自己,也抱着牢笼

抱着他人,也抱着刀

再病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