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哑城|Powered by LOFTER
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

“姑娘呦

在黑夜里,是什么

在吻你

被寂静打湿的身体”


姑娘啊,又是为什么

北风一吹,你的酒杯就停了

而他们坐在你满身的病里

慢慢消耗你羸弱的嗓子


姑娘啊,你听他们也慢慢地读着

什么哭声什么终止的雨水

和什么梦想什么旷世的笑话

我们该如何将这么多的粉末堆起


姑娘,你也慢慢从我的命里

抠出我的罪过吧

和那些因为死亡而变得真诚的

花朵,一起摆进你的眼里


姑娘,我想我的葬身之处

一定是一团绿色的火里

那些将我全身的悖论、矛盾

一斤一两的全部燃烧的火里